抑雾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抑雾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宠妃是怎样炼成的-【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34:45 阅读: 来源:抑雾剂厂家

民女郑玉珠被选入宫后一路过关斩将杀出重围得到了皇帝的宠幸可是这宠幸背后的真相却令她措手不及

一、幸运的淑人

明宫规矩,皇帝要临幸宫女时,常常在晚膳之后,那些被称为“淑人”的宫女们由掌管皇帝侍寝之事的敬事房总管太监引领着鱼贯而入,环立丹墀之下,她们各持一把团扇,遮在胸前,团扇上题写着各自的姓名,好让皇帝一目了然。

同时,一个小太监手托一个大银盘,半跪在皇帝面前。银盘里,整齐地码着一排三寸长、半寸宽的象牙签牌,签牌上头涂抹着绿色,下面用蝇头大的黑字写着与淑人扇面上对应的名字——谓之“绿头牌”。

若是皇帝看中了某个淑人,只消将银盘中那个淑人的绿头牌翻转过来。敬事房主管太监便会将那个淑人的姓名记在承幸簿上,同时,两个老宫女则服侍那个幸运的淑人沐浴更衣,然后用羽毛制成的大衣包裹住她,再由两个身强体壮的太监将她背入皇帝的寝宫。这叫作“背宫”。

明神宗万历八年,李太后亲下懿旨,派太监到各地为年轻的皇上大选妃嫔,搜掠了三千美少女充实后宫。

这天,万历刚吃过晚膳,敬事房主管太监刘公公便领着九个淑人进来了。这九个淑人虽说环肥燕瘦,但个个姿容俊俏。刘公公又一摆手,身后那个叫张大年的小太监便将银盘跪呈过来。

十九岁的少年天子漫不经心地瞟了两眼,随手将银盘中的一个绿头牌翻了过来。刘公公略略一瞧,叫道:“郑氏玉珠!”话音落地,只见其中一个淑人手中的团扇低垂了下来——不用说,她就是郑玉珠了。在其他淑人羡慕的目光中,两个老宫女走上来将俏脸生春的郑玉珠搀扶了出去。

郑玉珠的心怦怦直跳,觉得自己太幸运了。万千宫女一入深宫,能侥幸得到皇帝临幸的淑人更是凤毛麟角,没想到自己入宫只几个月,就如有神助,一路过关斩将,杀出重围,何其幸也!

说来这郑玉珠是京西大兴人,农家出身,家境贫寒,父亲郑泰会拉个二胡唱个野曲,农闲时便加入走州过府的草头戏班子,挣两个钱补贴家用。郑玉珠生来便是个小美人胚子,也喜欢吹拉弹唱,十三四岁便被父亲拉进了戏班子。别瞧她年龄小,却天性大胆泼辣,上了戏台便能放开手脚,扮相又丰润富态,体态婀娜,尤其擅长演娘娘戏,人送艺名“小郑娘娘”。

美名之下,对她痴迷不已的仕宦子弟数不胜数,屡屡纠缠,但郑玉珠机敏聪颖,虚与周旋,嬉笑怒骂,这些浮浪子弟不仅占不了她的丝毫便宜,反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后来,大兴县城有新中举的穷举人对郑玉珠一见倾心,要聘她为妻。郑玉珠觉得这举人虽穷,却是个有前程的青年才俊,便答应了这门婚事。不曾想眼看婚期将到,恰逢皇家选宫女,民间女子都争抢着“拉郞配”,可那举人不知怎么变了卦,死活不来娶郑玉珠了,反将聘书退回。可叹郑玉珠名花无主,爹娘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官府拉上了宫车……

二、不幸的“临幸”

第二天万历晚膳罢,张大年照例呈过了银盘。万历一瞟眼,只见那排绿头牌正中的一个格外与众不同,翠绿晶莹,甚是可爱,再细一瞧,竟不是象牙做成的,而是用翡翠琢制而成的!好奇之下,万历不由手一伸,拿过那块绿头牌赏玩起来。刘公公忙一步上前,手持承幸簿对万历躬身行礼:“万岁,老奴给您记下了——郑氏玉珠!”

万历手举翡翠绿头牌怔住了,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反悔,只得懊恼地将翡翠绿头牌扔回到银盘里。

众淑人又羡慕又嫉妒。不过,郑玉珠却全然没有昨天的春风满面,而是眉头直皱,眼中含泪——原来,龙床上的万历并不是怜香惜玉的多情天子,而是个变态的吃人魔鬼!昨夜,郑玉珠一爬上龙床,万历便不停地掐她、拧她,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这哪是“临幸”,分明是不幸!不想今夜自己的绿头牌又被抽到!

这一夜,郑玉珠受到了比上一夜更悲摧的折磨……

转眼又到了第三天晚膳罢,面对张大年呈上来的银盘,万历这次没有先抓绿头牌,而是剔着牙,色眯眯地一个一个地细细端详众淑人。而对自己已经“临幸”了两次的郑玉珠,他的眼光一扫而过,让一直提心吊胆的郑玉珠不由松了一口气——昨夜沐浴时,两个好心的老宫女悄悄提醒她,万不可让皇帝接连三次临幸了,在宫中有“临幸不过三,过三命必完”之说,因为曾有两个被皇帝连着临幸三次的淑人,一个当夜就被皇上仗着酒兴折磨死了,另一个则半死不活地被打发到安乐堂,那是老病将死的宫女的最后去处。因此,郑玉珠今天脸不敢洗,发不敢梳,脂粉更不敢涂抹,就是希望不要引起皇上的注目,躲过这场劫难……

万历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一个叫罗紫凤的淑人身上。罗紫凤好不娇羞,腮泛红潮,面若桃花。万历不由一阵情迷意乱,手向银盘中罗紫凤的绿头牌翻去,眼光却仍盯着扭捏作态的罗紫凤。不料,等他翻过绿头牌,却听刘公公口中高叫的仍是:“郑氏玉珠!”万历大诧,低头拿起那个被翻过来的绿头牌细看,可不呢,绿头牌上的字迹赫然仍是郑玉珠,自己竟然抓错了!万历好不懊丧,狐疑地扫了刘公公和张大年两眼,随后又向郑玉珠恶狠狠地剐了一眼——眼中充满杀机!

郑玉珠两眼一黑,差点昏死过去!刚才她觑得很清楚:当万历的手向罗紫凤的绿头牌翻去时,刘公公干咳了一声,那个小太监张大年便手腕轻轻一移,恰巧将她的绿头牌移到了万历手下!饶是郑玉珠再笨,此刻也明白了——自己接二连三被“临幸”并非巧合,全是这一老一少两个太监捣的鬼!只是,自己与他俩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他俩为何要故意把自己推向火坑呢?

三、背后的隐情

沐浴过后的郑玉珠像只待宰的羔羊,浑身颤抖的她被两个“背宫”太监背往乾清宫。走到半路,那两个太监却忽然拐了弯,七拐八弯将她背到了一间很偏僻的屋子里。待郑玉珠站稳身子,却见幽暗忽闪的烛光下,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刘公公和张大年!

更令她诧异的是,刘公公和张大年对她深施一礼之后,扑通一声双双长跪在地。郑玉珠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怒骂:“你们两个混账王八,为何要陷你姑奶奶于死地?”

刘公公忙磕头道:“小郑娘娘,先莫动气,须知今夜,我们三个的性命全在您手里攥着呢!”郑玉珠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艺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公公双泪长流,一声长叹:“小郑娘娘,一年前太后选宫女的懿旨一下,我们这一帮子人就暗中看好您了!请您耐心听老奴细说……”

说来宫中上万太监大多来自皇城周边的各州府县,向来分为以通州籍为中心的京东帮和以大兴籍为中心的京西帮。两大帮派明争暗斗,格外激烈。近十来年,由于李太后是通州人,京东帮太监极是得势,有权势、能发财的大内二十四衙的主管太监及各地的坐镇太监几乎全被他们包了圆,而京西帮太监只能干些吃苦受罪、丁点好处也没有的杂役,还只数刘公公的差使稍稍好些,有那么一点在皇上临幸淑人时做个小手脚的权力。

可怜这些太监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当初自身受阉、荡尽家产才好不容易入宫的,如今自己清汤寡水的日子实在难熬不说,家中父兄子弟还全指靠他们捞点钱财养家糊口呢!无奈之下,京西帮的太监们聚在一起商量办法,思来想去只有通过刘公公和张大年在万历身上“做文章”——若是能找一个出自京西的宫女,千方百计帮助她得到万历的宠爱,然后由她不断地对万历吹枕头风,使万历重用京西帮,这样京西帮才能来个咸鱼大翻身!

郑玉珠听完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此说来,我竟是你们特意挑选出来入宫的?而且能成为淑人也是你们暗中帮助的结果?”

“不错。”刘公公道,“实不相瞒,当初为让您入宫,我们暗中给了那个举人整整三千两银子,还答应他下一年春闱大比时帮他中进士,才使他和您退了婚!”

郑玉珠诘问刘公公道:“你刚才还说要帮助我得到皇上的宠爱,可……可你们难道不知道‘临幸不过三,过三命必完’吗?”

“我们当然知道皇上的‘临幸不过三’。”刘公公打断了郑玉珠的话,“可您想过没有,皇上为什么会‘临幸不过三’呢?还是让老奴再细细给您说一说吧。明白了这一点,也许您就知道今夜该如何去做了……”

原来,万历年仅十岁便继了位,全靠李太后和内阁首辅张居正一内一外治理天下。李太后希望龙子将来能成为一代明君,对万历的要求极为严苛。常年身心受压抑的万历渐渐长大,逆反心理格外强烈,同母亲暗中较劲。大婚后,万历对李太后硬塞给他的皇后一点也不喜欢,不愿同房。盼孙心切的李太后再施一计,趁万历每天要来自己宫中问安之机,命一个美貌侍女色诱万历,终于使这个侍女怀孕生下了皇长子朱常洛,并立为太子。为使“龙子龙孙”众多,李太后又挑选了一批批淑人送给万历“临幸”,简直把万历当作了制造皇孙的机器!对此,万历将一腔怒火全发泄到这些被送到龙床上的淑人身上,对她们百般虐待,尤其对一连几次被“临幸”的淑人更是仇恨至极,疑心她们又是受李太后之命色诱他的,必置之死地而后快!

同时,万历对皇宫外的世界非常向往,常常换了便装,拉上小太监张大年一起偷偷溜出皇宫,走大街串小巷,逛庙会赶集市,听说书看唱戏……万历尤对那些抛头露面、能歌善舞而又有点野性的江湖女子大感兴趣,感叹她们远胜那些龙床上的“淑人”。张大年回宫后,便将万历的喜好一五一十地说给刘公公……

郑玉珠彻底明白了:刘公公他们看中的正是自己作为女戏子的一身“民间风情”,也就是说只有让皇上今夜充分领略到“民间风情”,自己才可能得到皇上的宠爱!但她心中犹有疑问,正要开口,刘公公却站起身为她打气道:“小郑娘娘,时候不早了,老奴暂且只能说这么多,望您今夜能使出在戏班时对付那些浮浪子弟的手段来对付皇上,若是您破了皇上的‘临幸不过三’,今后万事大吉,皆大欢喜;否则,你我性命休矣——您不见皇上已疑心老奴和张大年了吗?”言毕手一挥,那两个背宫太监又背起了郑玉珠,飞快地向乾清宫跑去……

四、惊心的一夜

乾清宫里,喝得红头涨脸的万历摇摇晃晃来到龙床,一掀龙凤大被,瞪着血红的眼珠,先将郑玉珠赤条条扯起,随后从兜中掏出一条细丝绳,向她的脖颈伸来。

郑玉珠大惊之下,也顾不得宫规了,一骨碌站起来,望着万历手中越来越近的细丝绳,心念急闪,强作欢颜道:“原来万岁爷您要玩翻花绳的把戏,来,让臣妾玩给您看!”说着,一把从万历手中夺过细丝绳,迅速地结了个束,拢在两手上,束绳便在她十根手指之间飞快地跳跃翻动起来……

万历看得目瞪口呆,惊叹之下,不由哼唱起从宫外听来的《西厢记》戏文:“青山隔送行,疏林不作美,淡烟暮霭相遮蔽……”唱着唱着,万历忘词了,不由顿了口。郑玉珠微微一笑,接口唱道:“四围山色中,一鞭残照里。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嗓音珠圆玉润,清脆甜美!万历惊喜之下,也应声拍着巴掌打起拍子。

一曲唱毕,万历连声赞叹,郑玉珠却看也不看他,扭转头面对着月钩倒挂、遍洒清辉的宫窗,低声唱起流行于街坊市井的俚歌《错认》:“月儿高,望不见我的乖亲到。猛望见窗儿外,花枝影乱摇,低声似指我名儿叫……”歌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万历不觉听得痴了。

郑玉珠一首又一首小曲唱下来,窗外突然响起了刘公公的喊宫声:“皇上,时候到了!”万历抬头一看,只见天色已是大亮。郑玉珠盈盈起身,纤纤玉手往万历额头上轻轻一捺,再为他唱一曲最煽情的《锁南枝》:“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儿你,捏一个儿我,捏的来同在床上歇卧……”

唱毕,郑玉珠回眸一笑,沐浴着朝阳向宫外走去。“好美的女子!”万历目瞪口呆,心醉了!

第四天的晚膳时,万历三下两下用毕饭,即呼刘公公和张大年进来,手一伸毫不犹豫地将银盘中郑玉珠的绿头牌紧紧抓在了手中。刘公公和张大年不由相视一笑……

从此,郑玉珠在宫中的地位扶摇直上,一年后,她生下了另一个皇子朱常洵后,立马被万历封为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水涨船高之下,京西帮太监也终于战胜了京东帮,刘公公当上了地位最高的司礼监秉笔太监,连端银盘的张大年也当上了尚膳监的主管太监。

苦尽甘来,郑贵妃曾私下问起刘公公最后一个疑问:“当初你们为何不将皇上喜欢民间风情的秘密及早告诉本娘娘,反让本娘娘连受两夜的苦楚,差点儿赔上性命呢?”刘公公嘿嘿一笑:“郑娘娘啊,岂不闻置之死地而后生吗?我们当初只知道可以用民间风情破解皇上的‘临幸不过三’,但具体运用什么样的民间风情,却实在拿捏不准,只能靠您随机应变了。人只有在毫无退路的情况下才能逼出最大的潜力。其实,差点赔上性命的不仅是你,就是我和张大年也是自己把自己逼到悬崖上了呢!这就叫富贵险中求!”

郑贵妃听了,不由在心里连叹:难怪人们都说太监无比奸毒,果然如此,他们对自己都能下这么大的狠心!

据史书记载:“郑贵妃善媚,有权术,处处迎合帝意,得以专宠。”却很少人知道这其中有这样一段微妙、曲折的故事呢!

沈阳哪家医院做体外受精比较好

无痛人流手术医院哪家好

看妇科炎症医院

朝阳治妇科医院哪好